手机版←|位置:首页 >> 文化资讯 >> 内容
  • 10-27 顶﹡“格格吉祥”的演艺生涯
  • 红九军团猫场之战史实及失利原因初探

    时间:2011-6-23 12:41:36 点击:17830

      核心提示:红九军团猫场之战史实及失利原因初探 ☞ 高祥勋(中共贵州省大方县委党校 贵州 大方 551600) 1935年4月,红九军团完成掩护中央主力红军南渡乌江的任务后,遵照中央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高祥勋中共贵州省大方县委党校  贵州  大方  551600)

       1935年4月,红九军团完成掩护中央主力红军南渡乌江的任务后,遵照中央军委的指示,向贵州西北部毕节大定(今大方)方向挺进。在大定猫场与追击的国民党军激战时,遭受重大损失,伤亡400多人,有几名团以上干部受了重伤。战斗的失利是红九军团成立以来一次沉痛的教训。此后,红九军团认真吸取这一深刻的教训,时时提高警惕,注意锻炼意志,提高了作战能力,圆满地完成了党中央交给的任务,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。关于红九军团猫场之战,笔者认为,有一些史实是必须要弄清楚的。
    一、红九军团长征路线图中的猫场有误
    在黔西北,猫场这个地名,比较出名的有两处。一处是大定县猫场,另一处是织金县猫场,都是较为热闹的集镇。但在原来的地图上一般只能找出织金县猫场,找不出大方县猫场(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前)。本来,红九军团在大定县属之猫场宿营时遭到尾追之敌袭击,这一史实是无可非议的。而织金猫场,无论是1935年长征入黔的中央红军,还是1936年西进贵州的红二、六军团,都不曾有部队到达过。但是,中国地图出版社1967年编绘的《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路线图》和贵州省文化局1975年10月编印的《群众文化工作资料汇编》中的“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在贵州路线图”,竟把红九军团长征在贵州单独活动时的行进路线,从大定县属之猫场弄成织金猫场。
   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违背史实的现象呢?查阅有关资料,在老同志们的回忆录中只有郭天民(原红九军团参谋长)的《从乌江到泸沽——红九军团长征中单独活动回忆片断》(见《星火燎原》选编之三,以下简称“郭文”)和赵镕(原红九团供给部长)的《红九军团在黔滇川的战斗历程》(见《文史资料选辑》第六十五辑,以下简称“赵文”)中记述了红九军团到过织金县猫场。其余资料均是记述红九军团到达大定猫场的。其中,有原红九军团政委何长工、政治部主任黄火青,也有团以下指挥员罗洪标、刘华香、幸世修、刘昂、李世彪等人的回忆,还有曾参加过堵截和追击红军的国民党将领王家烈(原国民党第二十五军军长、贵州省政府主席。解放后,任贵州省政协副主席)、万式炯(原黔军第八团团长,曾任贵州省政协副主席)的文章。
    为了核准史实,笔者曾与贵州省博物馆孙日锟、侯明德,大方县党史研究室杨永忠等同志到大方县猫场镇进行实地考证,先后召开了两次座谈会,亲自访问了曾经目睹当年红九军团猫场之战的韩大明、秦少益、郭少真等十几位老人,这些老人都说,罗炳辉的红军是在我们这里和国民党军打仗的。仗打完后,红军没有去织金,而是朝大免场、水城方向去了。这一仗,红军吃了大亏,死了好多人。红军走后,当地的老百姓将牺牲的红军掩埋了。李世彪、陈少华等一些红军伤员流落当地。这些伤员,有的伤好后追赶部队或者是回原籍去了,有的则在当地安家落户。这次调查,还找到了当年在猫场参与袭击红军的黔军第六团下士班长蔡正元。在猫场战斗中,蔡被打伤大腿,抬到大定后,国民党政府不管,他因此脱离国民党军,回家做裁缝,后来,还收留了红军伤员陈少华做徒弟。蔡正元说:“罗炳辉的部队占了瓢儿井(今大方县瓢井镇)之后,在那里开仓分盐,放粮济贫,上头命令我们从打鼓新场(今金沙)赶到大定堵截,等我们赶到大定时,听说红军已经到了双山,第二天,我们到达双山时,红军已经走了,便跟踪追击。红军住在猫场的当天,我们也到了牛场(今今大方县绿塘乡牛集),由于离家已久,我趁机请假回了一趟家。路上,遇到土匪头子陈子良和大地主汪筱恒一起去牛场找刘鹤鸣联系,密谋袭击红军。半夜时分,我们的部队在土匪武装、地主武装的配合下,分三路袭击红军。”另外,笔者在贵州省博物馆抄录到了黔军第六团团长刘鹤鸣1935年4月23日报告猫场战斗情形的电文,称“奉令尾追罗匪炳辉于大定之猫场……”。又在贵州省档案馆查到了国民党大定县长王祖培1935年5月22日呈贵州省政府文中照抄的大定县第八正区(即猫场)代表蒯逾凡的原呈,原呈称:“4月15日早,突被共匪三千多人窜入本区……是夜宿猫场。”
    上述资料足以说明,红九军团根本没有到过织金猫场,更无从谈起在那里发生战斗了。郭文、赵文中的织金猫场有可能是在写回忆录过程中,因记不清猫场的隶属关系而查阅地图时,只找到织金猫场而误记了。再说,郭文中也曾记述:“由瓢儿井出发,4天走了200华里……到达猫场。”从瓢儿井到大定猫场,根据红九军团行进的路程计算,确为200多华里,4天走到是正常的行军速度。如果从瓢儿井到织金猫场,则有400华里左右。红九军团离开主力后,朱德同志曾于4月7日指示:“不必各天强行军,走两、三天择一地形复杂之处盘旋一天,以便迷惑敌人利我前进。”可见,红九军团还有牵制敌人、掩护主力红军行动的任务。如果每天强行军100多里,也不符合中央的要求。因此,《红九军团长征路线图》中的织金猫场实为大定猫场。
    二、红九军团到达猫场和战斗的时间不准
    关于红九军团到达猫场的时间,史料有两种说法:
    1、万式炯文《我在贵州参加阻击红军的亲历和见闻》(见《贵州文史资料》第八辑):“4月7日,红九军团进袭盐业集散地瓢儿井,……8日,红军宿营于猫场。”但是,许多资料都记载,红九军团在瓢儿井休整了3天。因此,红九军团并没有在占领瓢儿井的第二天就赶往猫场。况且,在没有任何紧急情况的前提下,红九军团也没有必要一天之内强行军200多华里。
    2、赵镕文:“4月9日我军进至长岩镇(今长石)……第二天占领瓢儿井……休整3天,13日傍晚,进至猫场。”同样,红九军团没有必要在一天之内强行军200多华里。
    3、郭文记述,4月5日到达长岩,第二天(4月6日)攻下瓢儿井,休息了3天,9日由瓢儿井出发,4天走了200多里路,13日下午到达猫场。文中叙述的时间环环紧扣,但查阅资料,问题又出来了。据金沙县委党史研究室的资料:4月5日,红九军团在老木孔地区菜子坳伏击黔军犹国材部魏金镛师,离长岩尚有百余里路。再说,红九军团进入大定县境,是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行动的。4月7日,朱德指示罗炳辉、何长工:“你们总的方向应速向毕节、大定前进。”因此,在4月5日,红九军团还没有进入大定县境。所以,郭文所记时间也不准确。
    查阅旧政权档案,国民党大定县长王祖培1935年5月22日呈省政府文中照抄各区原呈记载的时间是:“井镇已于4月9日被共匪数千占据”,“于12日向八堡进发”(大定第十区区长陈鸿庥原呈);“窜扰瓢儿井赤匪绕道毕邑小坝,于14日取道职区……(第九正区区长陈质庵原呈);“4月15日早,突被共匪3000多人由牛场窜入本区,是夜宿猫场”(第八正区代表蒯逾凡原呈)。综上所述,一般来说,旧政权档案记载的事实尽管有出入,但在时间上应当是正确的。
    由此表明,红九军团到达猫场的时间既不是4月8日,也不是4月13日,而是4月15日上午,4月16日清晨发生战斗。
    三、猫场战斗中的敌军兵力不实
    郭文、赵文中记述,猫场战斗中的敌军兵力是“一个师”。经调查,猫场战斗中的敌军兵力并不是一个师,而是黔军的一个残团和部份地主、土匪武装,不过1000人左右。
    红九军团占领瓢儿井,发动群众,开仓放盐,扩大红军,在群众中留下了深刻的影响。坐镇贵阳的蒋介石命令驻扎在黔西三重堰、打鼓新场一带的王家烈的一个残师(柏辉章部)阻击红九军团。柏辉章奉令即派副师长张銮率万式炯的第八团向瓢儿井开进;派第六团团长刘鹤鸣率部往大定方向截击红军。第八团追到瓢儿井时,红九军团已越过了清毕公路。扑空后的第八团随即取道小坝,经海子街到毕节去了。刘鹤鸣团进至大定,听说红军已经到了双山,便率部出城,尾随而去。4月15日,红九军团宿营猫场,刘鹤鸣团也到了与猫场仅十里之遥的牛场。猫场街上的土匪头子陈子良和国民党区队长汪筱恒认为有机可乘,有利可图,很想袭击红军一下,但又自叹势单力薄,不敢轻举妄动,得悉刘团宿营于牛场,便一同去见刘鹤鸣。由于刘鹤鸣团在娄山关战斗中已被红军打得落花流水,部队损失很大,只剩下五、六百人,所以,刘鹤鸣追上红军之后,只是采取“送客式”的态度跟在后面,不与红军正面接触。陈、汪为了说服刘一块袭击红军,向刘吹嘘:“我们地方有人枪3000。”刘鹤鸣当时感慨地说:“我们和共匪打过好几仗,从未得到一个民团的配合,既然你们这样热心,打仗是我们军队的责任。”遂与陈、汪密谋袭击红九军团。
    三十年代,猫场周围的土匪武装虽然很多,势力最大的熊勃和张三母,也不过1000人枪。其余全是小股土匪。当天晚上参与袭击红九军团的只有陈子良部、汪筱恒部和陈全生部,约有300多人枪,加上刘鹤鸣的五、六百人,总共也不过1000来人。
    所以,猫场战斗中的敌军兵力不是一个师,郭文、赵文的记述确实有误。
    四、猫场战斗失利的原因
    关于猫场之战,原红九军团的一些指战员在自己的回忆录也有详细叙述。其大致过程与笔者参与调查的情况基本吻合。按理说,红九军团拥有3000多人,自离开主力后,为什么会在猫场这样一个小地方失利呢?笔者认为,猫场之战之所以失利,其原因大致有以下几点:
    (一)营地选择,决策失误。猫场地处六冲河河谷,四面是高山,周围是开阔地,且通往大免场的唯一通道是梯子岩,有一百多级石级,是从壁陡的岩缝里硬凿出来的,仅能容两个人并排行走。有一夫挡关,万夫莫开之险。这样的地形,如遇敌军袭击,堵住退路,要想摆脱困境是难上加难的。当时,军团领导曾发现一部敌军从大定开出,敌情是清楚的,却要选择并决定在这样一个地方宿营,犯了兵家大忌。
    (二)连续胜利,麻痹轻敌。红九军团自金沙马鬃岭分兵离开主力后,先后取得了激战老木孔,巧取长岩,奇袭瓢儿井的胜利,扩大新兵300多人,筹款3000余元,补充大量的物资。由于胜利,使红九军团部分指战员产生了麻痹情绪。觉得在猫场宿营一夜,第二天早一点行动,不致会出现什么问题。正是在这种思想支配下,有的指挥员放松警惕,忘记了自己是在敌占区宿营,以致哨兵发现敌情后连续3次报告,也没有引起重视。
    (三)错估敌情,仓促应战。如前所述,参与袭击红九军团的黔军第六团和当地地主、土匪武装不过1000人枪。而赵文中说是一个师。由于错误地估计敌情,又仓促应战,错失了全歼刘鹤鸣团和地主、土匪武装的良机。
    (四)过早撤哨,陷入被动。4月15日下午,红九军团到达猫场后,为了安全起见,曾布置后卫八团在离猫场五里远的地方放了一个连哨。但是,由于军团部令后卫八团作前卫,而八团又过早地撤除了连哨,这样,就把猫场北面的大营山、官家大坡等制高点让给了敌人,以致战斗打响后无法控制局面(关于这一点,赵文中有详细的叙述),从而遭受严重的损失。

     


    ←红九军团猫场之战史实及失利原因初探

    健身酒永远梁老板十年磨一剑打发明

    作者:佚名 来源:大可
    • 大名:  内容↑ 
  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  • 久发网(www.9hairs.com) ©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广告服务:010-86376888 13240310188 13885051598 通讯信箱:北京市邮政100088-99号信箱 邮编:100088
    友情链接 | 意见反馈 | 站长QQ:282783888 1977298888 | 中国网国家备案号: 黔ICP备09004360号—2